首页    |    联系我们
>> 新闻动态 >> 强迫症,抑郁症
窥视大脑——创伤性应激障碍闪回时的大脑变化
信息作者:王雪君      信息来源:本站整理      [2020/2/8 10:35:10]

    在20世纪90年代初,全新的大脑成像技术,让我们获得了从前做梦都不敢想的技术,让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深度理解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。  

    我们知道在创伤性应激障碍的病人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症状,那就是闪回,科学家和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在病人闪回创伤画面的时候,我们大脑的变化。

    一,在创伤后应急障碍病人问回的时候,会发现最大的一块活跃区域,在大脑左下方的区域,这个区域叫边缘系统,或者称为情绪脑。强烈的情绪,让边缘系统特别是杏仁核变得非常的活跃,杏仁核负责向我们警告潜在的危险,激活身体在压力下的反应。这个反应会让我们血压上升,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,让我们的身体做好反击或逃跑的准备。在正常状态下,人们应对危险的方式是暂时升高他们的压力激素,当危机过后,压为激素回到正常水平,生理状态也回归正常。相反,对于创伤后的人来说,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,才能让激素回到基线水平,而且面临轻度压力刺激时,他们的激素水平也会飙升,这个高压力的激素水平会带来潜在的记忆和注意力问题,易激惹和睡眠障碍。长期的话,也有可能会带来很多长期的健康问题。

    二,无法描述的恐怖——另外一个大脑的变化在前额叶的皮层,即布洛卡区发现的白点。创伤回忆的时候,意味着这片脑区的活跃下降,而布洛卡区是脑中的语言中心,通俗的来讲,中风病人的这片大脑区域通常会因为供血中断而出现问题,如果布洛卡区不能正常工作,你就不能让你的思想和感情变成词语,换言之,创伤对大脑的影响可能类似于大脑的物理损伤,例如中风。所以尽管创伤性经历可能已经过去了一些时间,人们通常依旧极难谈起他们的经历。他们的身体会重新体会到恐怖、狂怒、无助以及想要战斗或逃跑的冲动,但这些感受都几乎无法言喻。比如有一女性在经历很大创伤经历5年后,在咨询室里,一直重复“我已经放下了”“我已经放下了”,而无法描述当时的细节,而我能观察感受到她的身体的颤抖……

    三,科学家在研究时还发现,在经历创伤性的闪回时,病人仅有右半边的大脑被激活,而左脑激活不足。我们知道左右大脑功能是不同的,右脑是充满直觉和感性的,掌管视觉空间和触觉。左脑掌管语言顺序和分析。左脑负责叙述,而右脑负责体验。左脑的激活不足,会降低我们将经验以逻辑顺序组织起来,将感受和感知变成语言的能力,无法表达,如果我们无法按照某种次序将经验组织起来,我们将无法判断事情的起因和后果,无法预测行为的长期后果,或为将来做长远的打算。有时候人们觉得失去理智,事实上,他们在经历大脑执行功能的损失。还有当外界勾起创伤记忆时,他们的反应就好像创伤事件正在发生一样,直接陷入到恐怖,羞愧或者惊吓等强烈的情绪当中。从暴风雨一般的情绪反应过后,他们可能会迁迁怒于一些人或者一些事,例如你迟到了十分钟,或者你“从来不听我话”等等。

  Copyright © 2008-2012 宁波慧境心理咨询网 地址:宁波市海曙区青林湾街80号
电话:0574-87037716 传真:0574-87037716 E-mail:huijingxl@126.com 浙ICP备08005292号
邮编:315016 凡本站文章,任何网站、媒体如欲转载,请注明出处"慧境心理咨询网"和网址www.huijingxl.cn